<menuitem id="pp5vb"><dl id="pp5vb"></dl></menuitem><cite id="pp5vb"></cite>
<cite id="pp5vb"></cite>
<var id="pp5vb"></var><var id="pp5vb"></var><var id="pp5vb"></var>
<var id="pp5vb"><strike id="pp5vb"></strike></var>
<cite id="pp5vb"><video id="pp5vb"><listing id="pp5vb"></listing></video></cite>
<var id="pp5vb"><strike id="pp5vb"><listing id="pp5vb"></listing></strike></var>
<var id="pp5vb"></var>
<cite id="pp5vb"></cite> <var id="pp5vb"><video id="pp5vb"></video></var>
<var id="pp5vb"><strike id="pp5vb"></strike></var><menuitem id="pp5vb"><dl id="pp5vb"></dl></menuitem>
<var id="pp5vb"><span id="pp5vb"></span></var>
<var id="pp5vb"><strike id="pp5vb"></strike></var>

織就四通八達路網

    “要想富,先修路”,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交通扶貧取得決定性成就,新改建農村公路208.6萬公里,其中貧困地區達到110萬公里,農村公路總里程達到420.1萬公里,貧困地區新增了5.1萬個建制村通硬化路,實現了具備條件的鄉鎮和建制村全部通硬化路。

      目前,貧困地區“外通內聯、通村暢鄉、客車到村、安全便捷”的交通基礎設施網絡和服務體系基本形成,為當地脫貧致富奔小康提供了有力支撐。

 

擺脫交通不便之苦

      冬日的武陵山區,天高云淡,路暢車歡。在群山環繞的湖北省恩施州建始縣龍坪鄉店子坪村,蜿蜒的村路四通八達,整齊的鋼護欄隨路延伸,沿途的農家樂形式各異。

      通路之前,店子坪村飽受交通不便之苦。“我們有一句古話:‘左邊石柱河,前面梯子河,右邊洋芋河,后面大山坡,我們祖祖輩輩,背磨得像駱駝’。”店子坪村黨支部書記王光國說,公路修通以后,大幅改變了山區面貌,原來的土路變成了瀝青路,各種新式村居拔地而起,老百姓的生產生活環境得到了很大改善。

       交通不便是山區難以脫貧的重要原因。到這些地區,都有相似的體驗:沿途山路顛顛簸簸,進了村坑坑洼洼,晴天塵土滿鞋,雨天道路泥濘。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加強交通扶貧規劃設計,持續加大投入力度,重點攻克深度貧困堡壘,堅決打贏交通扶貧脫貧攻堅戰。據交通運輸部副部長劉小明介紹,共安排車購稅資金超過1.46萬億元,支持貧困地區公路建設,帶動了全社會投資超過5.13萬億元;“十三五”期間,共安排車購稅資金2476億元支持“三區三州”的交通建設,約占同期交通扶貧投入的30%。

       在多方支持下,貧困地區一大批新路新橋得以貫通:2014年,云南大山深處的獨龍江公路高黎貢山隧道貫通,獨龍族同胞祖祖輩輩大雪封山半年的歷史宣告結束,獨龍江鄉貧困封閉落后的面貌徹底得到改變;2018年,經過5年多奮戰,四川省77座“溜索改橋”全部建成,群眾出行不再心驚膽戰……一條條公路橋梁,把曾經的“孤島”連接了起來。從大興安嶺到西南邊陲,從深山密林到海島漁村,一個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因為路有了新的希望。

 

產業發展有支撐

      出行條件的改善,不僅讓貧困地區和外界的聯系更加緊密,更讓貧困地區的產業發展有了支撐,脫貧有了更多的抓手。

      交通運輸部中國海上搜救中心的呂怡達曾在四川省阿壩州黑水縣蘆花鎮熱拉村擔任駐村第一書記。“村里通了硬化路之后,‘交通+扶貧’‘交通+電商’‘交通+特色農業’等模式在熱拉村得到了很快發展。”呂怡達說,2018年,返鄉大學生牽頭成立了冰山小丫頭食品有限公司,統一負責對外銷售村內的特色農產品。

      2019年冰山小丫頭食品有限公司實現銷售收入260萬元,帶動了一批貧困戶就業。村里還先后成立了牦牛健康養殖基地、藏香豬散養基地、高山鳳尾雞養殖合作社等經濟實體,發展內生動力顯著增強。

      河北省涉縣修建了太行紅河谷漫游道,吸引了大量游客觀光騎行;安徽省石臺縣高路亭村,村路與花海相映襯,鄉村旅游紅紅火火;貴州省威寧縣海昌社區建設了通組公路,方便當地農戶運輸黨參……

      黨的十八大以來,各地積極推動“交通+”發展新模式,推動貧困地區交通與產業深度融合。2012年至2019年,貧困地區新改建資源路、旅游路、產業路約5.9萬公里。

      縣鄉村三級農村物流網絡體系建設和“快遞下鄉”工程加快推進,打造25個農村物流服務品牌,“城貨下鄉、山貨進城、電商進村、快遞入戶”雙向運輸服務進一步打通,“交通+特色農業+電商”“交通+文化+旅游”“交通+就業+公益崗”等扶貧模式不斷創新發展。僅公益性崗位開發一項,全國就設置農村公路就業崗位70.8萬個。特色產業也因路而起、因路而興,為廣大農民打開一扇脫貧致富的大門。

 

助推鄉村振興

      春運期間,5634次公益性“慢火車”依然和往常一樣,滿載著旅客,安全正點??吭诔衫ヨF路普雄站。像5634次這樣在僻遠地區開行的公益性“慢火車”,全國共有81對,站站停、低票價、公交化,架起了山村與城市的溝通橋梁,讓沿線群眾享受到交通服務。

      交通扶貧還有一個重要任務是提升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水平,努力保障公眾公平享有交通服務權利。

      到2020年8月底,我國基本實現了具備條件的鄉鎮和建制村100%通客車,農村物流也快速發展,有力促進了城鄉交通一體化。截至2019年底,已開展52個城鄉交通運輸一體化示范縣建設,全國城鄉交通運輸一體化發展水平達到AAA級、AAAA級以上的區縣比例分別超過95%和79%。

       交通一體化的發展,還讓城鄉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有了保障,農村教育、醫療、文化、養老等公共服務水平也得到了同步提升,推動了城鄉經濟一體化加快發展。

      與此同時,各地將農村公路建設作為社會主義新農村“村容整潔”和“鄉風文明”建設的重要切入點,同步開展公路沿線綠化以及沿途村鎮的美化建設,將農村公路打造成一道道亮麗的風景線。

       鄉村富、鄉村美,加速了農村人才的回流。曾在江西省贛州市安遠縣掛職的交通運輸部法制司執法監督處處長羅洪波對此深有感觸,“以前這里的青壯年大都出門打工,很多村變成了‘空心村’。隨著交通變好,企業增多,大量青壯年勞動力回鄉就業,建設家鄉”。

有了產業、有了人氣,鄉村振興有了更大的希望。

 

【本文來源:經濟日報    作者:記者  齊慧      時間:2021-02-18】

2021-02-20

新聞動態

女人被狂躁的视频免费